suzukiyuiko

看帝企鹅观察日记实在没忍住脑洞...一直在截表情包2333小周真可爱!(嗯???

吧唧哥哥居然是狼哦哦哦帅死啦 tony鼠宇宙第一可爱!!!不接受反驳哼!

0yongyong0:

脑洞来自一个好久好久之前看过的gif。。上次有人说队长猫是橘猫后就忍不住想画一下这个画面XD 队长需要减肥了...

全员可爱!!!!

GOR叔:

[授权汉化]昨天忘了发 …!!

<刀种逆转①> 

是,原子弹。

造成婶心休克的元凶刀刀!!!

让人无法夫吸Legend刀种逆转 [1/2] 

全方位取向狙击——

之前的太零散了,整理下做了合集,下周发第二弹(brrrr

eda太太twi走https://twitter.com/eeeeedaaaa

下周请期待更多核弹级别的刀种逆转了!!!!!!!!!


絞眉贈發,風月幡然。

“狗只能活十几岁。
灰鹦鹉的寿命有五六十年。
父母不可能跟你一辈子。
我爱你,我一辈子都爱你。”

"人间皆喜乐 独我与爱不和 南辕北辙 西风带雨淋湿看客 你是山河 是梦里南柯 是目之所及不可得 我昼夜不舍〃

“ 到底是年輕啊 不知這人世間本來就是寒來暑往 日出日落 人聚了 又散了 ”



赐你长枪披靡所向,佑你壁垒固若金汤,愿你意志坚若磐石,永生永世,举世无双!

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哪怕淹死水中央

【长谷部x女审神者】我家主上/近侍好像喜欢我02

脑残作者出来更新了!
依旧是ooc产物
如有不适请点xx

01话请点头像进主页找或者看评论
(因为我不会编辑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02
本丸已经完全入秋,歌仙一如即往早早的起来,却没在房间里看见长谷部的身影。床上的被褥虽像往常一样叠的规规矩矩,可歌仙马上断定长谷部是一晚没回来而不是早早的出门了,以他的侦察,长谷部离开的小动静还是能发觉的。

歌仙一边思索一边把本丸找了个遍,路上遇到了一期一振,水蓝色头发的太刀严肃的让歌仙先去报告主上,昨夜大家都玩到很晚,醉倒了一片现在还没醒来,如果是后半夜遇到夜袭也是有可能的。

同一时间 审神者房内
年轻的审神者终于身体力行的体验了一次“宿醉一时爽,明日火葬场。”她在现世和朋友们一起玩的时候明明酒量还行,可次郎和小酒鬼给她连着喂了三杯就把她放倒了...果然还是体制的问题吗?她捂着头痛苦的回忆昨晚,可只能看到朦胧不清的一些画面,于是有些逃避的想转个身,却发现右手被什么牵制住了。
“!!!!!”
为什么我喜欢的人一大早在我房里牵着我的手跪着睡觉???在线等,急!

审神者的视线此刻还有些散漫,仔细看的话甚至没有聚光。她平时喜欢躲在被子里玩手机,近视也随着越来越高。又爱幻想些有的没的,于是自作聪明的小姑娘,把现在诡异的场景,直接从意识里划分到了美梦这一栏。

她忍不住用拇指蹭了蹭付丧神温暖的手,后者并没有反应。她感叹着梦境的触感跟真的一样,心里开始有些小悸动,于是又伸出另一只空着的手,鬼使神差的摸上了近侍大人的脸。“皮肤真好啊...”她心里想着,脸上也控制不住的傻笑。她的近侍,一直都是一幅严肃清冷的表情,与内心的温柔体贴全然不符,可当她碰到他的脸,又被那鲜活的温度一下暖到了心里...付丧神...也是有血有肉的啊..

少女一边胡思乱想,手也没闲下,纤细的手指将近侍大人精致立体的俊脸勾勒了个遍,还没来得及感叹,美梦就到此结束了,“....主上?”

!!!!!谁来告诉她为什么睡王子还没有被亲吻就醒过来了啊啊啊啊啊!原来她的脑洞已经大到自己都猜不透了吗!

“呃.....”年轻的审神者手还摸着自家近侍看上去疲倦不堪的脸颊上,被这个惊吓砸的措手不及哦,大脑飞速运转。然后,她恶向胆边生,一不做二不休,非常大逆不道的,捏了一把大家上的帅脸。

“无所谓了!老子圆满了!”
长谷部好像被自家主上的色胆包天吓傻了,愣了好一会儿,正想开口,房门就被一个一身白的发亮脑子也白的发亮(审神者原话)的青年推开了“早上好哦主上!!!”
“......”
“......”
“......”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”

一个时辰后 本丸书房
“这真是太不风雅了!”本丸第二大家长毫不风雅的说道。“好了歌仙殿,别生气了,主上已经知道错了。”本丸第三大家长(第一好哥哥)一期一振依旧扮演着白脸的角色,默默安抚被气坏了的风雅之士——歌仙兼定
“这事儿,我们几个(把)人(刀)知道就行了,话说要是今天听到叫声冲进来的是加州清光而不是歌仙,长谷部你死个几百次都不够,唉,讲真你们这次可真是吓坏我了。”鹤丸也不落后,三个(把)人(刀)你一言我一语的将年轻的审神者和近侍大人训了个狗血淋头。这期间审神者也渐渐意识到了昨晚和早上发生的乌龙事件,将头埋的低低的,脸上烫的都能直接去厨房帮烛台切煮鸡蛋了。

“总而言之,这样的事情再也不许发生第二遍!主上回去乖乖的给我写一千字的检讨加保证。还有,这次长谷部君虽然没多大错,但也是失职在先,按照本丸规矩,领半个月马当番,就从明天开始。这件事不能让第六个人(刀)知道,明白了就都过去吧!”歌仙气呼呼的下了最后通牒就转身走了,房间里沉默了半分钟,鹤丸才轻手轻脚像做贼一样推开门瞧了瞧,然后放松了似的呼出一口气,“好了好了,别跪着了,腿不酸吗长谷部君?”一期也坐到审神者的旁边拍拍她的肩“别生我们的气啊主上,我们这也都是为了您好,歌仙殿对这种事情比较敏感,又陪了您那么久,这才那么生气。”

“我知道的,对不起....”

“不,都是我的责任。主上请不要自责。”长谷部跪坐了一个晚上,刚刚听训又强迫自己坚持了一个多小时,他性格本如此,再三拒绝鹤丸递给他的软枕。此刻被扶起来,双腿酸软无力,还有些不自主的发颤。

“长谷部殿累了一个晚上了,快些去歇息吧。这事其实也没那么严重,等歌仙殿冷静下来肯定又舍不得罚主上了。”一期一振依旧是那副温柔的宠崽模式,将自家主上和同事劝回了房休息,叹了口气又走上了劝慰歌仙的长路。

真是辛苦了啊...一期哥...

TBC
谢谢你们看到这里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小剧场:
审神者:所以我身为主角这场戏只有两句台词?
作者:不啊你心理戏不是挺丰富的吗?
一期哥:导演,下次我不想拿老妈子剧本。